本計數器由 2017.09.14 起統計

處決的伴侶

(Execution partners)

原文作者:SoylentPinkIsChicks

原文網址:http://forum.dolcettgirls.com/index.php/topic,33942.0.html

編譯:RealSelf

今天是你餘生的第一天,若套用在平時,這句話是完全正確的,但是,有某個日子卻絕對不符合這句話,那就是,你死亡的那一天。對我而言,這一天已經到了,我就快要被處決了。

處決通常是用在女性身上,在這個肉棒稀有的時代,沒有人會希望浪費任何一根。但是每隔一陣子,總是必須進行一些表現男女平等的活動,而我不幸的成為了這一次的示範。


我可以聽見處決團隊的腳步聲正在接近我的牢房,那些死牢中的女犯全都貼在她們牢房的欄杆上觀看著,在這裡沒有太多的娛樂,觀賞某個人被帶去殺掉就成了少數的樂趣之一了。

這是一個很大的處決團隊,包括兩名獄警、典獄長、檢察官,外加一大群的攝影師與記者,這是一個大新聞。

我的牢門開啟,我被命令走出去。獄警們站到我身邊以防我有什麼不軌的舉動,有時死刑犯會試圖逃跑或是掙扎抵抗。

我不在乎,這些反抗的舉動一點意義也沒有,令我自己有些驚訝的是我並沒有那麼害怕。

帶頭的獄警叫我脫衣。

我知道這一定會發生,在我等待自己的處決日到來之前,我已看過幾十名女子經歷這段過程,你就是無法移開視線,不僅是為了欣賞裸體,而是絕對無從抵抗的誘惑,就像強大的磁力一般。

在眾多女孩面前寬衣解帶,我並不會感到害羞,身為一名男妓讓我習以為常。我解開連身衣,向下一推,跨步離開我的衣物。我已經半勃起了,若是我再年輕一點,我會更完全挺立的,但是你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其中一名攝影師女孩將她的鏡頭對準我的跨部時舔了舔嘴唇,獄警們靠向我,將我的雙手銬在我的背後,她們開始押著我沿著走廊朝準備室和處決室而去。

在準備室的一處牆面是一排淋浴噴嘴,就類似大型公共澡堂的那種。她們解開我的手銬,叫我去洗淨身體。

噴嘴送出來的水既舒適又溫熱,當我正在梳洗時,一名女子被帶了進來,她也是赤裸著身體並且戴著手銬,看樣子是另一名即將被處決的女犯。

她被解開了手銬,並受令和我一同洗澡。她的年紀比我大,有一頭又長又直的金髮、一張漂亮的臉蛋、豐滿的乳房與碩大的乳暈。

她顯然對於像這樣在別人面前赤身裸體的情況感到很不自在,想要轉過身去,但同時又想偷偷地打量著我。

「我是洛麗(Lori)。」她非常小聲地說道,我也告訴她我的名字。

「不准交談。」獄警在我們的對話開始之前就阻斷了我們,但是這樣已經足夠了,因為我們顯然將會一起死,我們應當知道對方的名字。

獄警們垂涎欲滴的為我的處決準備了某種「特殊」的安排,洛麗的存在似乎也是這個計畫的一部分。

我們被授予毛巾,擦乾身體。

準備室中有兩張斜躺椅,看上去近似手術台。

我受令躺在其中一張椅子上,洛麗則躺在另外一張,接著我們被綑綁在上面,雙腿被升高的支架給大大的分開。

有一名技術員坐在我面前,開始剃除我的陰毛。

這工作不需要花費太長的時間,畢竟我的老本行,或者該說是舊業,就需要把這部位清理得很乾淨了,但是在死牢裡想要維持這份清潔並不容易。

將那裡弄的光滑無毛之後,她將某種凝膠塗在我的肉棒和睪丸上,形成一層薄膜,她顯然很享受做這件事,我現在已經完全勃起了,多年來的習慣已教會了我的身體,當一名女子觸摸我的肉棒時就代表它必須上工了。

那名女技術員將一個肉棒環套在我的肉棒上,向下包圍著我陰囊的底部,她讓它保持寬鬆的狀態,並未收緊。

透過她的側肩我可以看見另外一名技術員正在處理洛麗,她的叢林已經消失了,我與她眼神交會,她對我勉強的擠了一點微笑,我們現在是盟友了,是彼此唯一僅存的朋友。

那名技術員拿出一個短的錐形金屬插塞,後頭連接著一條長長的電線。她在插塞上塗了一層厚厚的潤滑凝膠,那插塞會插到哪裡去已經很明顯了。

她微微一笑,將插塞的尖端抵在我的括約肌上,然後緩緩地推進去。

我是有部分期待這步驟的,我很確定自己將受電刑處決,而這就是電極布置的標準作業。

我對於菊門遭到入侵並不陌生,我有一些客戶會套上假陽具來對我做這種事,對她們而言似乎是種流行。其中一名恩客和她的女兒一起共享我,她們輪流在我插其中一人的時候,另外一人同時在我背後肛我,這樣做總是能讓我受到額外的激發。

當這陣流行的風潮平息時,我並沒有真的感到失望。


我可以看見洛麗也正在被破菊,她的雙眼圓睜,呼吸變得急促,我看得出來對她而言這是全新的體驗而且不曾預期的。我試著給她一個鼓勵的微笑,她心不在焉的回我一個笑容。

插塞被完全的插了進去,我面前的技術員又將一個真空助勃器(cock pump)的圓筒套在我的肉棒上,她似乎對於抽氣的次數非常的講究,咬著嘴唇專心的計算著,當圓筒內的空氣被抽掉後,我的血液便注入了我的肉棒之中,讓它變得更大隻與堅硬了一些。

這對我而言同樣的並非新鮮事,一對一的情況下我通常不會使用它,但若是一次面對一群恩客的話就派的上用場了。透過助勃器的增壓與肉棒環的固定,她們可以輪流騎我好幾個小時,而且經常就是這麼幹。

那名技術員將肉棒環緊收,直到它剛好貼緊為止,她開始為我鬆綁。



洛麗已經起身,而且再度被上銬了,獄警將洛麗的兩隻上臂拉攏,把另外一組的手銬緊固在她的手肘上方,這讓她的背部稍微向後彎曲,乳房整個挺了起來,她的乳頭已經開始變硬。

在我被上銬的同時,洛麗被裝上一個口塞,那是很精密的一個設計,用一個柔軟的塑料軟棒塞入她的口中,皮革的部分則覆蓋了她的雙唇。

我也如同洛麗那樣被上銬了,技術員們也給我裝了一個適合我的口塞,軟棒的部分留下一個小洞讓我們可以透過嘴巴來呼吸,到底我們在處決的過程中會發出什麼樣的聲音才讓他們採取這種措施來讓我們閉嘴呢?這個思維為我帶來了了第一次真實的恐懼感。。

我們被帶往了處決劇院。

說是劇院絲毫不為過,我們走上了一座大幅升高且光線充足的舞台,我只能勉強的辨認台下觀眾的模樣,都是些穿著非常昂貴的衣物的貴婦,在我們被帶往舞台的路上,可聽見一些品頭論足的竊竊私語,洛麗滿臉通紅,深感尷尬,但是她的乳頭如今堅硬的非常飽滿。

我原本預期會看到一對電椅或是其他類似的東西,但事實並未如我的預料,在舞台的中央有一座看起來很複雜的不袗管支架,她們將我直接帶往支架,而讓洛麗先等在一旁。

我背靠在支架的其中一部份,獄警們開始把我綁上去,其中一條束帶繞過我的雙肩,拉得相當緊,接著另外一條環繞我的臀部上緣,如今我已被徹底的拘束在支架上了,只有我的雙腿還是自由的。

彷彿收到暗示一般,一名獄警抬起我的右腿,將其綁在我背後的地方,接著我的左腿也得到相同的待遇。

獄警退開後,女技術員又接替了上來,她立刻開始玩弄我的乳頭,對它們又是拉扯又是揉捏,她持續做了大約1分鐘左右,然後在上頭塗抹了一些凝膠。她將一個小型的金屬杯蓋上我的右乳頭,它立即緊緊的吸附在上面,那金屬杯連結著一條小電線。她又將另一個金屬杯放上我的左乳頭,然後稍微試著拉扯一下,它們牢牢的吸住不動。

那名技術員退開後,作勢洛麗該被帶上前了。她也被安排到支架的另外一部份,與我正面相距幾公尺。

她們開始將她綁上去,洛麗的雙腿也被綁到她的身後,不同的是她的雙腿是大大的分開的,徹底的將她赤裸的蜜穴給暴露了出來。另一名技術員開始在洛麗的奶頭上作業,她稍微玩弄了它們一下,讓它們盡可能的硬挺,然後塗上凝膠。

最後再用某種連結著電線的小夾子,將其夾在她的奶頭最堅硬的結點上,咬的非常緊。

她被準備好了,我聽見了一種引擎的發動聲,捆縛著洛麗的那部分支架升了起來,向我靠了過來。

我瞬間領會了即將要發生的事,那支架的移動開始慢了下來,越加精細,洛麗的蜜穴如今正位於我肉棒尖端的正上方,她被極其緩慢的速度帶下來,讓我滑進了她的體內。

這一切發生的過程之中洛麗的雙眼都沒有離開我身上,她艱難的喘息著,我希望她喜歡我的插入。她的蜜穴讓我感覺很棒,濕滑而且緊密。

如今這個處決該如何進行已經很明確了,我們將以兩人的肉體形成一個電路,電流將會從我的乳頭進入,通過我的肉棒進入洛麗的體內,再從她的奶頭離開,我們將為彼此處以電刑。

我們形成了一個「V」的姿勢,我的肉棒徹底的進入她的體內,我們的臉相隔大約1公尺的距離,洛麗的雙眼睜的非常大,她感到害怕、驚恐,她也明白將要發生的事了。

越過她的肩頭,我可以看見某些數字正在閃爍,她們正在倒數計時,那代表的是處決開始前的剩餘時間;洛麗的表情讓我知道她也從我的肩頭後方看到了相同的數字。

就在倒數即將終了的幾秒之前,洛麗緊閉了雙眼,不!不要留我一個人在這裡!當數字剛好到達0的那一刻,洛麗似乎勉強的睜開了眼睛。

電流開始流竄。

好痛,雖然不至於難以承受,但足夠讓我不想忍受它很長的時間,那是一種尖銳的刺痛、啃咬的感覺,大多集中在我的乳頭,並且沿著我整根的肉棒蔓延。

我可以感覺到洛麗的蜜穴緊收並夾住我,她的雙眼圓睜,我可以聽見一絲呻吟聲自她的口塞逸出,她的呼吸變得越加艱難與急促,她的胸口在起伏中不斷的搖晃著那對巨乳。

我敢說她的體內正在構築一波高潮,她緊閉著雙眼,又發出了某種輕柔的嚎叫聲,她的蜜穴將我的肉棒夾的更緊了一些,她的眼睛再度張開,我看得出來她準備好再次高潮了,這高潮幾乎是立即發生,甚至更加的激烈,我們的身上都閃爍著汗水的光澤。

電流如今更強烈了,我的乳頭感覺像火在燒,而且還有一股強力的啃咬感自我肛門的電極產生,洛麗現在似乎已處在連續不斷的高潮之中了。

我可以感覺到自身的高潮正在體內醞釀,我試圖要忍住它,因為我擔心若是我射了出來,我所預想的最糟情況可能會發生。最終,我再也無法忍耐了,我可以感覺到一團精水通過我的肉棒,如岩漿一般狠狠的噴發。

我將精液滿滿的注入洛麗的陰道內,它使得電流的疏通更加順暢,更多的電流通過了我們的身體,洛麗的放聲尖叫即便連她的口塞都無法阻擋,她猛烈的擺動她的腦袋,在全身的束縛下拼命的掙扎著,試圖逃離這種痛苦。

我的肉棒彷彿著火了一般,電流催發了另外一波痙攣,讓我再度射精,精水從我倆之間滴了出來,我們的身體都在電流的影響下劇烈的顫動著,聲音聽起來就像是一根木棒在泥漿中上上下下的急速搗弄。

我沒有任何精液留存了,卻沒有因此停止彼此性器的收縮,每一下都比前一下更加劇烈,甚至更加痛苦。

一道閃電通過我的全身,從我的乳頭進入,自我的肉棒離開,我正在感覺到並非是痛苦,而是我自己。

我感覺我的臉上有了某種溫熱與濕潤的觸感,洛麗的奶頭正在噴射炙熱的液體,她的乳房狂野的彈跳著,全身順著電流的節奏而抽搐,她已經翻了白眼,我不認為她還有任何意識,甚至已經斷氣了。

蒸氣開始從我們的身上裊裊升起。

我的視線開始縮小,洛麗的臉蛋是我唯一看到的事物……



我正站在一旁,眼前我看到了兩具身體,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的腰部正緊貼在一起,他們的肉體一同劇烈的震動著,就像正在進行某種駭人的滑稽性愛一般。

他們似乎已經沒氣了,就只是兩團死後還在抽搐的肉塊,那便是洛麗和我。

洛麗正站在我的對面,位於他們的另外一端,她臉上帶著一個安寧的、平靜的表情看著他們。

她轉過來看到了我,她露出微笑,從她身上似乎散發出一道光芒,那道光芒越來越明亮與強烈,直到最後我能看見的只剩她的雙眼。

回總目錄

回書櫃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