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計數器由 2017.03.07 起統計

依雲的獻身

作者:不詳

李依雲新文連載哦,雖然不是我寫的><

我只是提供了一些資料而已,主筆的是另一位同好,不過他不願親自發上來,叫我來發,所以這文其實並不是我的原創……

最多算是合作寫的吧,話說第一次寫這類文的他寫的真的好棒><

四唇分開,依雲媚眼如絲,雙手環住趙雪的玉頸,吐氣如蘭,聲若游絲:「姐姐,吃了我好麼?我永遠的成為妳的一部分,從此以後永不分離。」

趙雪嬌軀一顫,雙腿間卻如涓涓小溪一般,已然心癢難耐,重新吻上依雲香唇,依雲香舌輕探,喃喃的囈著:「姐姐,咬掉她。」

趙雪含住雲兒的舌尖,玉齒緊合,只覺得口中一股暖流沖湧入,依雲的一小節香舌已經落入趙雪口中,依雲吃痛,輕輕的哼著。

這邊趙雪口中細細咀嚼著依雲的香舌,手依然攀上了雲兒的玉峰,撥弄著雲兒嬌嫩的乳頭。

片刻之後,趙雪喉嚨微微一動,那小節美女的舌頭已然下肚。
依雲杏眼微睜,看著趙雪將自己的香舌嚥下,卻也是心弦激盪:「姐姐,都吃掉,把我的舌頭整根咬下來!」

趙雪低下頭,媚笑的看著懷中的美人,說道:「妹妹不要這麼著急,姐姐我要一邊吃一邊聽你說自己的感受。」

說著手也慢慢探入少女玉腿之間的肉縫中,依雲聞言,已是把持不住,穴中淫液氾濫,沾了趙雪一手。

趙雪將手抽出,淫靡的舔著上面的淫液,懷中的依雲撒嬌道:「姐姐真是的,只顧著自己享受,妹妹也口渴了呢!」

「張嘴。」趙雪將沾滿自己口水和雲兒淫液的玉手塞入雲兒的口中,雲兒忘情的吮吸著。

片刻之後,趙雪抽出手來,望著懷中意猶未盡的依雲,輕聲問道:「妹妹有沒有什麼好辦法讓姐姐享用你?」

依雲兩頰淡紅,輕輕低下頭喏喏道:「姐姐這麼問,恐怕是已經想好了吧?」

趙雪不答,左手只是撥弄著依雲玲瓏的乳頭,右手摸出一把鋒利的剔骨刀。

依雲的乳頭因為趙雪的挑逗而慢慢充血,如同熟透的葡萄一般飽滿,忽然之間趙雪拽起那一抹猩紅,右手的剔骨刀貼著乳頭的根部迅速的劃過!

依雲只覺得胸前一涼,反應過來的時候那俏皮的小乳頭已經在趙雪手中了,片刻之後胸口湧來強烈的疼楚,而痛楚中又夾雜著無邊的快感刺激著依雲的大腦。

趙雪將乳頭輕咬在玉齒之間「咯咯」的笑著:「我的好妹妹想不想嘗嘗自己的味道啊?」

依雲雙目迷離,微微張開小嘴,因為激動挺拔的雙峰激烈的起伏著,趙雪含著雲兒的乳頭慢慢貼近雲兒的俏臉,雲兒自覺的伸出斷舌,口中癡癡的呢喃道:「給我……嗯……我要!~~」

而趙雪卻壞壞一笑,舌頭一卷將小乳頭吞入口中,雲兒見自己的乳頭被趙雪生生吞掉,氣嘟嘟的崛起小嘴道:「姐姐好壞,居然戲弄人家!」

趙雪邪邪的問道:「現在能猜到姐姐想怎麼吃掉你了麼?」

依雲低下頭沉默了一會,說道:「我猜姐姐是想像吃生魚片那樣把我切成一片一片的吃掉吧?」

「猜對了!你要是受不了我就先……」

趙雪還沒說完便被雲兒打斷:「不姐姐,我要你一刀一刀切碎我!我要這種感覺!」

依雲一邊說著一邊摸向雙腿之間的深谷,淫液如洪水一般洶湧而出。

「真是頭淫蕩的小肉畜!」趙雪打趣道。

說著便將匕首貼在依雲的乳房根部,正要切進去,依雲卻握住了趙雪的手:「姐姐,那個……」

「怎麼了?淫畜妹妹捨不得了?」

依雲小臉一紅,含情脈脈道:「求姐姐就這樣一片一片的切,我要多體驗下這種被人凌遲的快感,小淫畜好想眼睜睜的看著姐姐一刀刀切掉雲兒的……」

依雲聲音越來越小,最後卻只有她自己能聽得清楚。

「哎呦呦,小淫畜被別人切片居然還不好意思了!倒像個沒出過閨門的大家閨秀了!」

依雲被羞的無地自容連忙辯解:「人家只騷給姐姐一個人看!姐姐就會欺負人家!不過姐姐越欺負雲兒,雲兒越是開心呢。」

「小騷貨!挺起你的奶子來,我要下刀了!」雲兒聞言用一隻手托住失去乳頭的乳房,用力的向前挺起胸!

本來就豐滿的玉峰更為突出!

趙雪左手用力捏住依雲的乳房兩側,右手正握匕首,貼著依雲乳暈下面1厘米的地方來切了進去!

依雲被著強烈的痛苦刺激的渾身顫抖,玉齒緊緊的咬住嘴唇,努力的不發出聲音。

趙雪故意慢慢的來回搓動著匕首,嘴裡還不忘消遣道:「妹妹,舒服麼?我好想聽你告訴姐姐啊!妹妹怎麼不說話啊?不舒服啊那姐姐不割了。」

趙雪在乳肉馬上要被割掉只連著一些皮肉的時候停了下來,抽出匕首,微笑著望著依雲,等待著依雲的回答。

依雲諾諾的看著趙雪,從牙縫中擠出一絲聲音:「妹妹……舒……服……求……姐姐繼……續……」

「騷妹妹,想不想更舒服一些?」趙雪一邊用手指刮弄著依雲快被切掉的乳肉,一邊問道,依雲被趙雪的弄的嬌軀亂顫,幽縫中蜜汁淋漓!

「想……求姐……姐讓……雲兒更痛……更舒服……」

趙雪淫靡的望著依雲渴求的神情,慢慢貼近依雲精緻的面孔,依雲迷亂的閉上雙眼,準備迎接趙雪火熱的紅唇,眼看趙雪馬上就要吻上依雲的一剎,一絲邪笑忽然掛上趙雪的嘴角!

趙雪使勁的拽住依雲還連著皮肉的乳肉,猛的一用力從依雲的乳房上生生的撕了起來!

讓趙雪也沒想到的是,那連皮的乳肉竟然沒被撕掉,而是帶起了一長條的皮肉,傷口一直延到乳根。

「咿啊~~~~」這突如其來的巨疼讓毫無防備的依雲撕心裂肺的慘叫起來,渾身繃的直直的,打著哆嗦,身體像拱橋一樣頂了起來,滿是鮮血胸口快速的起伏著!

趙雪也被依雲劇烈的反應驚了一跳,站在一邊愣愣的望著嘶鳴著的依雲,依雲胸口上溢血的恐怖傷痕像血盆大口一般,然而又誘惑著趙雪!

「多麼殘酷,多麼可愛,騷妹妹姐姐永遠愛你!姐姐要……」

忽然趙雪猛地似的抱住顫抖的依雲,騎跨在依雲的小腹上,付下身子把秀麗成熟的俏臉使勁的埋入依雲受傷的胸肉裡!

發瘋似的吮吸著依雲傷口源源不斷流出的鮮血,野獸般撕吞嚥咬著依雲柔嫩的乳肉!

胸口不斷傳來的痛苦刺激著依雲,依雲狂亂的大叫著:「學……姐不……要!疼……死妹……妹了……不要……停……」

然而痛苦中的快感,一直以來為學姐獻身的渴望又讓她慾望飛昇:「學……姐……疼……妹……妹……雲……兒……是……你的……你的!!!」

依雲歇斯底里的慘叫著,同時卻掙扎著用雙臂使勁環住趙雪,胡亂的撫摸趙雪的玉頸,香肩,光滑如羊脂的美背。

「吃吧……姐姐!吃……掉她!……咬碎……她!妹妹……都是你的!!」

在趙雪忘情的撕咬吞嚥下,依雲不斷被肆虐的痛苦夾雜著快感送上了高峰!

長久以來的期盼,被自己最愛的人虐殺的快感,擊碎了依雲最後的屏障,終於依雲死死的抓住趙雪的背用力的抱住她,雙腿使勁的繃直,蜜穴中蜜汁洶湧而出。

趙雪被依雲的反應驚呆了,她知道自己的學妹一直以來的願望,但平時的依雲溫文爾雅,是個不折不扣的淑女。

只有在自己面前才會顯露出她不為人知的一面,她從來也沒有想到自己平時那個可愛嬌純的學妹居然會在她的撕咬下高潮。

趙雪停止了咀嚼和撕咬,嘴裡含著著嚼碎的乳肉,呆呆望著餘波未平,大口喘著粗氣的依雲。

依雲滿色緋紅,微微睜開美目,柔聲道:「妹妹……妹妹真的好喜歡被學姐這樣對待,妹妹疼……疼的好舒服……」

說著努力的抬起左手撫摸著趙雪沾滿碎肉的血污的俏臉,然後將沾滿自己碎肉和鮮血的左手含入口中,細細的品了起來,一邊品一邊癡癡的笑道:「妹妹只騷給姐姐一個人看哦。」

趙雪心中的浴火一下子被點燃,她再度俯下身,死死的吻住依雲的紅唇,將嘴裡還未嚥下的碎肉送入依雲的口中。

同時香舌在也依雲的口中探尋回應,一隻手抓住依雲那只完整的乳房大力的揉捏!

另一隻手則摸入胯下的密林,在山澗游弋,片刻後依雲只覺得小腹一股濕,而趙雪也停止裡動作只是死死的吻在依雲的嘴上,香舌用力的舔著依雲舌上的斷口。

許久,趙雪直起身子望著身下這個殘缺不全的淫蕩嬌人,乳房上被撕咬的殘缺不全,傷口高高低低的往外滲著獻血,趙雪溫柔的撫摸了一下依雲的額頭,翻身下地……

「小淫娃……在不止血就真的死掉了呢……學姐可是想多品嚐下鮮活的依雲哦!」趙雪一邊說一邊走向火盆,從火盆裡拿出燒紅的烙鐵,走向依雲,依雲用膽怯卻又帶著期望的眼光,注視著趙雪一步一步走到自己身邊。

「忍著點哦……小淫畜,我要烙了!」

趙雪將燒紅的烙鐵慢慢靠近依雲胸口殘缺的傷口,隨著烙鐵的靠近,依雲的胸部也感受到了熱浪!

天生受虐狂的依雲不禁沒有往後縮,反而努力把胸部往前挺了挺,乖巧的說道:「雲兒的胸口好癢,求姐姐給騷妹妹止癢好麼?」

「淫畜……」趙雪笑罵一聲隨即把烙鐵按在了被咬爛的乳房上面。

「啊!」依雲身子猛的一顫,慘叫聲隨著烙鐵灼燒乳房的股股青煙飄蕩在房間裡。

「這麼大的傷口要多烙幾次才能止住呢。」之前的那只已經慢慢冷掉,趙雪換了一隻烙鐵,再次按在依雲的傷口上,烙鐵燒灼乳肉發出呲呲的聲響。

「噢……啊……好燙……好疼……呀啊!」依雲大聲的慘呼,大約換了45只之後,依雲胸口巨大的傷口止住了流血,被烙過的胸口肉色金黃,房間裡飄蕩著烤肉的香味。

遭受酷刑的依雲虛弱的躺著,看著趙雪,嘴角動了動,趙雪貼近依雲的側臉,細細的吻著她,在她的耳邊說柔聲道:「妹妹的肉烤起來真香,引得姐姐的饞蟲又蠢蠢欲動了呢。」

依雲給了趙雪一個鼓勵的微笑,孱弱的說話:「姐姐,剛才姐姐烙我的時候你知道雲兒想的什麼麼?」

趙雪輕輕搖了搖頭,繼續的吻著雲兒側臉。

「姐姐還記得我們以前逛街看到有家飯館在做活叫驢麼?」趙雪一愣,停下了動作,靜靜的聽著。

「姐姐,當時我說好殘忍。其實妹妹心裡好想做那頭母驢,姐姐就是那殘忍的廚師,一刀一刀割下我身上的肉,讓我活生生的看著自己被煮熟吃掉!姐姐好麼!母驢希望被殘忍的吃掉呢!」趙雪癡癡的望著依雲。

「傻妹妹,今天姐姐就做一道活叫美女,滿足你的心願。不過剛才妹妹那麼努力,需要休息一會,活叫驢,不,是活叫美女,也要花點時間準備呢。」

依雲聽到學姐答應了自己的請求,激動地望著趙雪:「謝謝學姐,雲兒一定做一頭聽話,淫蕩的小母驢。」

趙雪柔柔的撫著依雲的額頭,輕吻了一下站起來,幫依雲輸血後,轉身出去準備了。

半個小時候,趙雪在依雲的身邊支起了兩口大鍋,一口沸騰的開水在鍋裡翻滾著,另一口則是滾燙的熱油。

趙雪扶著依雲坐著起來,剛輸過血的依雲氣色好了很多,依雲癡癡的看著兩口熱氣騰騰大鍋,眼神中充滿了渴望!

「姐姐真是好殘忍,這樣欺負……妹……這樣欺負小母驢,真是好屈辱又好興奮呢!廚師姐姐來把,盡情玩弄我吧!」

趙雪看到依雲急不可耐的樣子呵呵的笑著:「小淫畜這就等不及了?姐姐可是預備了兩種做法呢。」

說著趙雪將一副砧板固定在依雲的剩下的那顆完整乳房下,冰涼的砧板剛好托起依雲豐滿的乳房,為了防止一會熱水或者熱油濺到依雲砧板也做了特殊處理。

然後趙雪將依雲的雙手綁在砧板的兩側,這些做完之後,趙雪拿出一把長匕首,輕輕的吻了一下依雲耳垂,輕聲的在依雲耳邊說道:「好妹妹,要開始了!」

依雲聞言難掩心中的渴望,重重的點了一下頭,使勁挺了挺只剩一隻乳房的胸口,給趙雪了一個鼓勵的微笑。

趙雪繞到依雲身前,拿起匕首在依雲豐滿的乳房上遊走,冰冷的利刃搔弄著依雲白皙嫩滑的乳房,直弄得依雲心癢難耐,美目微閉,口中嗯嗯啊啊的呻吟著~~

刀鋒緩緩劃過乳房,一邊繞著依雲淡紅的乳暈繞圈,一邊喃喃的說道:「妹妹的小可愛好像還在賴床哦!讓我來叫醒她吧!」

說唄便把刃尖挑住依雲陷在乳暈中間的可愛小豆上一下下的撥弄,依雲被挑逗的浪叫不止,小蜜穴又濕潤了起來!

而乳峰上可愛的小豆也慢慢充盈起來,挺立在乳峰上,忽然趙雪邪邪的一笑,趁依雲發情,從大鍋裡舀了一勺沸水,向依雲高聳的乳頭淋了過去!

毫無防備的依雲一下從慾望的高峰被推入痛苦的深淵,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

粉嫩的乳頭因為沸水的高溫漸漸褪去外衣,變得白湛湛的。

趙雪一手捏住乳頭一手拿起匕首將帶著乳暈的乳頭切了下來,沒有去蘸調料,直接咬了下去,清脆可口,趙雪細細的咀嚼著著,喉頭一動嚥了下去。

隨著激痛減輕一旁的依雲也慢慢恢復過來,顫聲道:「姐姐剛才好厲害,玩的妹妹差點疼死過去!求姐姐繼續啊!」

趙雪笑罵道:「小淫畜,讓你嘗嘗姐姐的手藝!」

說著用手牢牢地按住依雲柔嫩豐碩的乳房,豎起刀鋒將匕首頂在依雲乳房上部乳根的中間,用力刺了進去,鋒利堅硬的的刀鋒輕易的刺穿了肥嫩的乳房,將依雲整個乳房穿透。

依雲死死咬住嘴唇,兩個小拳頭死死的攥住,努力的忍住乳房上的陣陣巨疼,趙雪壞笑道:「妹妹,活叫美女怎麼不出聲啊?姐姐讓你一下爽到天上去!」

說話間,兩隻手抓住刀柄,狠狠向自己的方向用力的一拉。

「啊!~~~啊!啊!」劇痛瞬間擊穿了依雲,她再也忍受不住放聲大叫起來!

伴隨著的慘叫,依雲豐滿的大奶子被趙雪殘忍的從中間剖成兩瓣向左右開著,掛在依雲胸口,鮮血洶湧而出!

順著砧板上的血槽流到一邊的器皿中,乳房內淡黃的乳脂和乳腺暴露空氣中,依雲強忍劇痛,從牙縫中擠出一絲聲響:「妹……妹……的大……奶子……這下……給姐……姐都……看光了……呢!」

趙雪沒有答話,從火盆中鉗出一塊1毫米厚燒紅的10cm2鐵板,將鐵板隔入依雲乳房的切口中,然後將分瓣的乳房隔著鐵板合上,巨大的創面貼上滾燙鐵板發出滋滋的聲音,血水瞬間昇華,化作蒸汽飄散在房間內。

「啊啊啊啊啊啊!!!」在天堂與地獄間玩過山車似的快感衝擊下依雲瘋狂的叫著。

乳房的劇痛,瘋狂的衝擊著依雲的大腦。

陰道中的淫液一洩如注!

趙雪看到依雲被這樣蹂躪還會高潮,不由咯咯的笑了起來:「妹妹還真是騷呢,這樣都會噴,真是名副其實的小淫畜!」

隨著鐵板溫度慢慢降低,依雲嘶喊也漸漸弱了下去,趙雪用戲謔的眼神看著依雲,依雲仰著頭,大口大口的呼吸,一邊呻吟,一邊顫抖著身體。

「折騰了半天肚子又餓了呢,下面活叫美正式開始嘍!」

趙雪興奮的說著,雙手分別從沸油鍋和沸水鍋裡各舀了一勺滾燙的液體,將兩隻大湯匙舉到依雲乳房的正上方,媚笑著說道:「妹妹不想看看姐姐是如何做這道活叫美女麼?」

依雲聞言,身子一驚,嚇的眼睛大睜,渾身抖的帶動砧板嘎吱直響。

「這熱油和熱水一起澆在乳房上,想一想都好疼……」依雲已經不敢想像了。

依雲嚥了口口水,仍舊抬起頭看著姐姐手中的湯匙道:「姐姐真會摧殘妹妹,妹妹好幸福,你只管讓妹妹更痛苦就行了!」

說著依雲給了趙雪一個堅定的微笑,趙雪開口道:「小淫畜,姐姐要開始了!1!2!3!」

沸油和沸水同時澆了下來,以嵌入依雲乳房的鐵板為分界線摧殘著依雲的乳房,左邊的熱油流過的乳肉辟啪作響,右邊的沸水則發出嘶嘶的響聲!

依雲不停的仰頭大叫,汗水從臉頰不停的滴下,她現在渾身都是汗,像在洗桑拿一樣。

握著拳頭的手青筋顯露,大腿也繃成一條直線。

看到依雲的樣子,趙雪開心的大笑,用夾子夾住一塊被沸油滾過泛著金黃的乳肉,一刀割了下來,放在一邊的盤子裡,再用同樣的方法割掉了另一邊沸水燙熟的嫩肉,擺在盤子的另一邊,做完這些後趙雪又拿起了湯匙。

不停的用兩個湯匙輪番的將沸水和沸油淋在依雲的奶子上,然後用匕首和夾子削去美味的熟肉,依雲始哇哇大哭,身體也開始不自覺的抽搐,淋了好久依雲的哭號越來越淒厲,到最後變成仰頭尖叫。

刺耳的分貝伴隨著高溫燙熟肉的香氣迴盪在房間裡,依雲在承受了3分鐘後,慘叫戛然而止,她再也忍不住暈了過去。

「哎啊,小淫畜昏過去了,活叫美女不能叫就不好玩了!怎麼辦呢?」

趙雪想著眼光落到了一邊的調料上:「對了,用煙,還有芥末。嗯~~~會不會對妹妹太狠了,可是如果妹妹醒著的話也一定很想體驗下吧!你說對吧,我的好妹妹!」

趙雪想著,將食鹽和芥末調在一起,然後將混合的調料撒在依雲被削去一半的乳房上。

「啊!!!!!!!」慘叫聲又重新迴盪在房間內,依雲全身也開始反射性的痙攣抽搐,大腿如果不是被綁住,恐怕現在多半在不自覺的瘋狂亂踢。

可是沒有堅持十幾秒,依雲就又暈了過去,可以趙雪又再次將調料撒了上去,幾秒後傳來的劇痛,讓依雲又痛苦的哀嚎起來!

就這樣依雲在地獄般的淫虐中醒過來又昏過去,連續昏死了6次之後依雲的乳房終於被全部切片裝盤了。

趙雪開心的舉著盤子,捏起一片過油金黃的乳肉,放入嘴中,玉齒輕合,輕易的咬碎了酥脆的乳皮,脆皮內包裹的鮮嫩乳肉入口即化,肉香溢了滿口!

而沸水溜熟的乳肉則清香撲鼻,問若新開壇的桂花酒一般,放一片在口中只覺得人也要醉了過去。

「此物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尋!」趙雪完全被這絕世的美文俘虜了,不由得吟起詩來。

在趙雪大快朵頤的時候,依雲悠悠轉醒,迷迷糊糊的聽到學姐的聲音,但胸口傳來的劇痛,長時間的淫虐讓她的體力嚴重透支,眼冒金星。

依雲費力的擠出一絲微弱聲音:「學……姐,騷妹……妹……母……驢的味道……還好嗎?」

趙雪正吃的興起,聽到依雲的聲音,歡壞的端起盤子,小跑到依雲面前:「騷妹妹快來嘗嘗姐姐的手藝!」

說著便捏起一塊乳肉放到依雲小嘴前,依雲用力的撐開小嘴,趙雪忙吧乳肉放入依雲的嘴裡,依雲微微合上嘴,她知道自己已經無力去咀嚼了。

可是就在乳肉碰到牙齒的一剎那,嫩肉如同自己化開了一般!

少女的清香侵佔了依雲的整個味蕾,彷彿那並不是肉而是某種瓊漿玉液一般,劃過食道,流入胃裡。

「真的好美味啊,原來自己是這麼美味!剛才一切的痛苦都是值得的!終於讓姐姐嘗到這麼美味的自己了!」

依雲想著,含情脈脈的望向趙雪,眼神裡充滿了渴望,趙雪則心領神會的將一片乳肉輕輕含住露出一半,漸漸靠近依雲的俏臉。

依雲張開玉唇,含住了乳肉的另一半,四唇相接,趙雪的香舌輕輕一推便將含住的乳肉推入依雲的嘴中,二人這樣香艷的餵食著,不多久,一盤乳肉便已經吃的乾乾淨淨。

「哎啊,吃的好飽啊!」

趙雪打了個飽嗝,打量著依雲的失去乳房的嬌軀說道:「飯後甜點要吃點什麼呢?」

依雲吃過自己的乳肉後,恢復了一些,臉色也慢慢紅潤起來,看到趙雪捉摸不定,不由得為趙雪推薦道:「姐姐,不如將妹妹的小騷穴剜出來,做點心可好?妹妹對自己的小穴味道很有信心哦!」

「小騷貨,剛吃飽就發騷啊!既然你這麼有信心就讓姐姐來堅定一下!」說罷趙雪分開依雲雪白的大腿,將精緻的小臉埋入依雲的雙腿之間,輕輕的嗅著少女蜜穴的味道。

依雲被趙雪挑逗的內力小鹿亂撞,淫汁又不爭氣的滴了下來,趙雪伸出舌頭,用舌尖慢慢的舔弄著,將潺潺流出的蜜汁一滴不落的舔入嘴裡。

「還真是清甜可口,又騷又美!姐姐真是愛死了!」

趙雪嚥下蜜汁意猶未盡的舔著嘴唇,依雲知道趙雪最想要的配料就是自己的淫聲浪語。

於是紅著臉嬌嗔道:「姐姐又欺負人家,想說人家是騷貨就直說麼,妹妹就是你的小騷貨,求姐姐狠狠的挖出我的小……小騷穴當點心!」

趙雪媚笑著看著依雲,拿起匕首輕輕的說道:「現在我要剜你的騷穴了。」

「嗯……真好……真痛快……來把姐姐。」依雲甜甜地一笑。

趙雪先把刀一下扎進依雲陰唇邊緣,依雲渾身一震,顫抖幾下,趙雪順著陰唇的橢圓形邊緣划動刀子!

依雲死咬住下唇,騷媚的看著趙雪對自己性器的殘虐,忽然依雲覺得下體一涼,知道伴隨了自己20年的騷穴離開的自己。

「好屈辱,好殘酷!」

依雲望著趙雪想到:「這才是自己一直夢想的受虐快感啊!配合自己所愛的人,讓她將自己屈辱的淫虐吃掉!」

正想著,耳邊響起趙雪的聲音:「我要拽出你的騷葫蘆了,小騷貨!」

依雲睜著美麗的大眼睛,對趙雪笑了笑:「姐姐,做你的肉畜真好,動手吧!」

趙雪將手對著依雲雙腿間血淋淋揉動,迅速的用力插進去,依雲被劇痛帶來的快感刺激的興奮的大叫!

「啊……好粗大,好漲的感覺。這個感覺好疼!舒服!深一點……深一點,嗯嗯,到子宮了,疼!!姐姐你摸到賤貨的臭子宮了麼?」

趙雪將手插在依雲的血洞裡摸著子宮,手猛地抽出來,手裡握著依雲被拽出來的騷葫蘆,依雲撕心裂肺的大叫一聲,一股淡黃的液體伴著血水從殘破不堪的下體中噴湧而出!

不知過了多久,依雲悠悠轉醒,意識逐漸清醒了的依雲,發現自己被結結實實的綁在了一個金屬架上,腳下被熱氣灼的生疼!

依雲向下看去,原來自己站在一個類似浴缸的巨大油鍋的邊沿,這是趙雪慢慢踱了過來,獰笑道:「小騷貨,剛才過癮嗎?想不想來點更刺激的。」

依雲看著腳下的油鍋渾身一哆嗦,但一瞬間,就恢復了淫蕩下賤的樣子,虛弱的說道:「嗯,剛才好過癮,好刺激呢。主人還想怎麼玩就儘管玩,奴婢的身體就是給主人侮辱玩樂吃掉的!」

聽完趙雪呵呵笑了起來,問道:「猜猜姐姐打算怎麼玩妹妹你啊?」

沒等依雲說話邊自問答道:「姐姐要做一道小炸雞!將你整個炸熟!當然我要留下你的頭,做我的裝飾品!」

依雲聽到趙雪的話嚥了口口水,將要被虐殺的屈辱帶來的快感讓她鼓起勇氣說道:「姐姐真會玩淫畜,淫畜好幸福,請姐姐炸熟賤奴吧。反正現在賤奴動彈不了,姐姐想幹什麼都行!」

趙雪開始轉動齒輪,依雲慢慢的滑進油鍋中。

「啊!!!!!!!」伴著撕心裂肺的慘叫!

依雲一對小嫩蹄子已經浸在油鍋之中,發出辟辟啪啪的響聲,雪白的皮膚在熱油的作用下變得金黃!

隨著趙雪不斷的轉動齒輪,依雲整個身子慢慢的沉入熱油中,她已經被殘酷的痛楚擊碎了一切,口不擇言的大叫著!

「啊!!!~~~疼~~~~!!!啊!!!!!爽!!!~~啊~~~!!!」

熱油慢慢的沒過了依雲的小腹,熱油從依雲陰部的血洞洶湧灌入她的體內,慘叫聲戛然而止,只剩下依雲張著嘴以「咿咿呀呀」發出聲響!

片刻熱油終於浸到了她的玉頸,趙雪停止了轉動齒輪,抓起匕首走到依雲依雲的身後,全身被熱油烹炸的依雲現在只能張著嘴,發不出任何聲音。

從她的嘴裡可以清楚的看到體腔內被熱油炸熟產生的熱氣徐徐飄出,飄散在房間裡,趙雪拽住依雲的頭髮,將匕首抵在依雲的雪白的玉頸上,柔柔的說道:「好妹妹,姐姐送你最後一程!」

依雲已經無力做出任何回應了,她很想在對姐姐說些什麼,但是已經發不出任何聲音,最後她只是對趙雪眨了眨眼睛,趙雪輕輕的吻了一下依雲的頭髮嗎?

手上狠狠的用力劃開了依雲的喉管,用力的割著!

依雲兩頰的紅暈慢慢消散,明亮的大眼睛漸漸暗淡了下去,片刻,趙雪切下了她那美麗的頭顱,提到面前,瘋狂的吻著,舔著依雲可愛的腦袋。

另一隻手狠命的摳著自己的下體,幾分鐘後她雙腿繃直,全身顫抖,雙腿間涓涓細流順著大腿流了下來。

片刻,趙雪整理了一下思緒,掏出手機打撥了出去:「喂!任蓓雯麼,雯雯啊,一會請你吃大餐,現在就來吧!什麼?主人在你那裡啊!一起,夠吃夠吃,不夠的話不是還有我們倆不是麼?」

「哎啊,吃的好飽啊!」

趙雪打了個飽嗝,打量著依雲的失去乳房的嬌軀說道:「飯後甜點要吃點什麼呢?」

依雲吃過自己的乳肉後,恢復了一些,臉色也慢慢紅潤起來,聽到姐姐捉摸不定,不由得為趙雪推薦道:「姐姐,不如將妹妹的小騷穴剜出來,做點心可好?妹妹對自己的小穴味道很有信心哦!」

「小騷貨,剛吃飽就發騷啊!既然你這麼有信心就讓姐姐來堅定一下!」說罷趙雪分開依雲雪白的大腿,將精緻的小臉埋入依雲的雙腿之間,輕輕的嗅著少女蜜穴的味道。

依雲被趙雪挑逗的內力小鹿亂撞,淫汁又不爭氣的滴了下來,趙雪伸出舌頭,用舌尖慢慢的舔弄著,將潺潺流出的蜜汁一滴不落的舔入嘴裡。

「還真是清甜可口,又騷又美!姐姐真是愛死了!」

趙雪嚥下蜜汁意猶未盡的舔著嘴唇,依雲知道趙雪最想要的配料就是自己的淫聲浪語,於是紅著臉嬌嗔道:「姐姐又欺負人家,想說人家是騷貨就直說麼,妹妹就是你的小騷貨,求姐姐狠狠的挖出我的小……小騷穴當點心!」

趙雪媚笑著看著依雲,拿起匕首輕輕的說道:「現在我要剜你的騷穴了,騷貨,把腿張開!」

「嗯……真好……來把姐姐。」依雲甜甜地一笑,乖乖地張開腿,充分地露出腿間粉嫩的小白虎!

趙雪挑逗了一下依雲的花園,待懷中的人兒媚眼如絲,腿間又開始碧水潺潺的時候,突然把刀一下扎進依雲陰唇邊緣,依雲渾身一震,痛得渾身顫抖起來。

趙雪順著陰唇的橢圓形邊緣划動刀子,依雲死咬住下唇,騷媚的看著趙雪對自己性器的殘虐,忽然依雲覺得下體一涼,知道伴隨了自己20年的騷穴永遠離開了自己。

「好屈辱,好殘酷!」

依雲望著趙雪想到:「這才是自己一直夢想的受虐快感啊!配合自己所愛的人,讓她將自己屈辱的淫虐吃掉!」

正想著,耳邊響起趙雪的聲音:「我要拽出你的騷葫蘆了,小騷貨!」

依雲睜著美麗的大眼睛,對趙雪笑了笑:「嗯……姐姐,做你的肉畜真好,動手吧!」

趙雪將手對著依雲雙腿間血淋淋的肉洞,迅速的用力插進去,依雲被劇痛帶來的快感刺激的興奮的大叫!

「啊……好粗大,好漲的感覺。這個感覺好疼!舒服!深一點……深一點,嗯嗯,到子宮了,疼!!姐姐你摸到賤貨的臭子宮了麼?」

趙雪將手插在依雲的血洞裡摸著子宮,手猛地抽出來,手裡握著依雲被拽出來的騷葫蘆,依雲撕心裂肺的大叫一聲,一股淡黃的液體伴著血水從殘破不堪的下體中噴湧而出!

依雲受不住這劇烈的痛苦,暈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依雲悠悠轉醒,意識逐漸清醒了的依雲,發現自己被結結實實的綁在了一個金屬架上,腳下被熱氣灼的生疼!

依雲向下看去,原來自己站在一個類似浴缸的巨大油鍋的邊沿,這是趙雪慢慢踱了過來,獰笑道:「小騷貨,剛才過癮嗎?想不想來點更刺激的?」

依雲看著腳下的油鍋渾身一哆嗦,但一瞬間,就恢復了淫蕩下賤的樣子,虛弱的說道:「嗯,剛才好過癮,好刺激呢。主人還想怎麼玩就儘管玩,賤婢的身體就是給主人侮辱玩樂吃掉的!」

聽完趙雪呵呵笑了起來,問道:「猜猜姐姐打算怎麼玩妹妹你啊?」

沒等依雲說話邊自問答道:「姐姐要做一道小炸雞!將你整個炸熟!當然我要留下你的頭,做我的裝飾品!」

依雲聽到趙雪的話嚥了口口水,將要被虐殺的屈辱帶來的快感讓她鼓起勇氣說道:「姐姐真會玩淫畜,淫畜好幸福,請姐姐炸熟賤奴吧。反正現在賤奴動彈不了,姐姐想幹什麼都行!」

趙雪開始轉動齒輪,依雲慢慢的滑進油鍋中。

「啊!!!!!!!」伴著撕心裂肺的慘叫!

依雲一對小嫩蹄子已經浸在油鍋之中,發出辟辟啪啪的響聲,雪白的皮膚在熱油的作用下變得金黃!

隨著趙雪不斷的轉動齒輪,依雲整個身子慢慢的沉入熱油中,她已經被殘酷的痛楚擊碎了一切,口不擇言的大叫著:「啊!!!~~~疼~~~~!!!啊!!!!!姐姐!!!~~啊~~~!!!」

熱油慢慢的沒過了依雲的小腹,熱油從依雲陰部的血洞洶湧灌入她的體內,慘叫聲戛然而止,只剩下依雲張著嘴以「咿咿呀呀」發出聲響!

片刻後熱油終於浸到了她的玉頸,趙雪停止了轉動齒輪,抓起匕首走到依雲依雲的身後,全身被熱油烹炸的依雲現在只能張著嘴,發不出任何聲音。

從她的嘴裡可以清楚的看到體腔內被熱油炸熟產生的熱氣徐徐飄出,飄散在房間裡,趙雪拽住依雲的頭髮,將匕首抵在依雲的雪白的玉頸上,柔柔的說道:「好妹妹,姐姐送你最後一程!」

依雲已經無力做出任何回應了,她很想在對姐姐再說些什麼?

但是已經發不出任何聲音。

最後她只是對趙雪眨了眨眼睛,趙雪輕輕的吻了一下依雲的頭髮,然後手上的小刀狠狠地劃開了依雲的喉管,用力的割著!

依雲兩頰的紅暈慢慢消散,明亮的大眼睛漸漸暗淡了下去,喉間傳來「咯咯」的聲音。

片刻,趙雪切下了她那美麗的頭顱,提到面前,瘋狂的吻著,舔著依雲可愛的腦袋。

另一隻手狠命的摳著自己的下體,幾分鐘後她雙腿繃直,全身顫抖,雙腿間涓涓細流順著大腿流了下來。

不一會兒,趙雪整理了一下思緒,掏出手機打撥了出去:「喂!任蓓雯麼,雯雯啊,一會請你吃大餐,現在就來吧!什麼?主人在你那裡啊!一起過來啊……夠吃夠吃……不夠的話不是還有我們倆不是麼?」

回總目錄

回書櫃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