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計數器由 2018.08.23 起統計

生化危機系列

生化危機:生死一線(攤牌)

(Resident Evil: Showdown)

原文作者:Apoc

原文網址:http://depravityrepository.org/forums/showthread.php?tid=38

編譯:不死的肝臟

克里斯一把把B小隊的女孩推進了吉兒所在的電梯裡。

「快進去!我會盡量拖住他們!」他深深的看了瑞貝卡最後一眼,女孩在克里斯眼中看出了他其實絕不抱任何生還希望。

「我會在上面和你們會合,快走!」

電梯門牢牢合攏,開始緩緩向直升機停機坪上升,偶爾會因下面的爆炸而輕微的震動。

剛才在暴君實驗室裡,威斯克把這狂暴無比的怪物放了出來,至少她們在怪物殺死威斯克後結束了他的生命。

在她身後的吉兒默默的給霰彈槍上彈,瑞貝卡懷疑她們還沒處於安全之中,每次在這種看似安全的場合裡都會碰上安佈雷拉公司製造的怪物,但現在瑞貝卡至少有了點希望。

電梯終於停下,門無聲地滑開,吉兒一腳別住門,警戒的舉起霰彈槍掃視著天花板和角落。

「安全,我們走。」

瑞貝卡跟著這年長些的女郎走向停機坪。

「直升機呢?」她問道。

「我以為他會在這等我們呢,妳之前不是用對講機和飛行員聯繫過了,是吧?」

「鎮定點,他馬上就到。」吉兒充滿希望著望著天空。

身後的電梯門緩緩關上,向克里斯所在樓層下降。

瑞貝卡注意到吉兒的上臂在和暴君的戰鬥中被切了個小口子,而A小隊的女郎對此卻彷彿毫不在意,仍然全神貫注的準備應付任何突發事件。

瑞貝卡從隨身的小醫療包裡取出繃帶,開始包紮吉兒鮮血淋漓的胳膊。

「吉兒,妳的胳膊……如果妳能讓我看看的話。」吉兒對女孩露出一個溫和的微笑,將胳膊遞給女孩,但當瑞貝卡剛完成治療時,電梯就升上來了。

兩女猛然回頭,死死盯著電梯,電梯門緩緩打開,吉兒抬起霰彈槍準備隨時攻擊從裡面竄出來的任何東西。

當她們看到走出來的是克里斯時不禁長出一口大氣,瑞貝卡歡快的要跑過去擁抱克里斯,但就在這時,停機坪驟然大震起來,瑞貝卡仰面跌倒,後腦狠狠的在地面上磕了一下。

當她勉強爬起時,她看見面前裂開了一個大洞。

一陣死寂,吉兒跪在瑞貝卡身邊幫助她起身,看著大洞另一邊的克里斯,瑞貝卡幾乎聽不見吉兒嘴裡在說什麼,而她耳中還響起了一個機械的聲音:妳還有七分鐘撤離至安全距離。

當克里斯大聲問吉兒直升機在哪時,機械的聲音消失了。

而瑞貝卡忽然看到大洞裡爬出一個紅色的東西,嚇得她又仰面跌倒,她聽見吉兒霰彈槍的怒吼,然後又是手槍的連射。

當她再次抬起頭,她發現自己面對著一個她有生以來見到最恐怖的,噩夢中才會出現的怪物。

克里斯瘋狂地隔著大洞對著暴君的後背射擊,而暴君正在靠近霰彈槍突然卡殼的吉兒。

而怪物似乎對這攻擊並不在乎,而霰彈槍對他造成的傷害還能稍稍吸引點暴君注意力,瑞貝卡注意到吉兒已經忙的快哭出來了。

瑞貝卡掏出手槍,把足足一個彈夾的子彈傾瀉到暴君的後背上,怪物突然急轉,以驚人的速度向克里斯衝去,巨大的爪子猛扇了他一下!

克里斯被打的撞到了停機坪的牆上,傳出了清脆的骨裂聲,暴君緩緩走近克里斯,用他的稍微小一點的手揪著克里斯的領子把他提起來。

瑞貝卡確定克里斯雖然失去了意識,但仍然在呼吸。

瑞貝卡咬牙把最後的子彈射向怪物,沒想到他突然用巨爪刺穿了克里斯的身子。

「不——!」瑞貝卡慘叫起來,她的子彈也打空了,她無助的看著暴君把克里斯的屍體摔到一邊,向她走來。

「妳還有六分鐘撤離至安全距離。」

她心驚肉跳的看著怪物巨大的雞巴緩緩勃起,直直衝著她。

瑞貝卡從眼角瞥到吉兒已經快被卡殼的霰彈槍逼瘋了,而她剩餘的注意力都放在緩緩接近的怪物身上。

瑞貝卡祈禱這不過是一場噩夢,而當怪物繼續靠近時,她閉上了眼睛,希望在下一刻睜開時發現他們全體都安安全全的待在舒服的家中。

隨著右肩膀被穿透的一陣劇痛,女孩被提到了空中,她痛苦萬分的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已被提到暴君眼前,女孩痛的大叫起來。

瑞貝卡已經被那只刺穿她的大爪子提到離地四尺多高的位置,而女孩低頭看去,看到暴君正在用他另一隻手不停擼動那高高聳立的雞巴。

當瑞貝卡尖叫時暴君開始低聲吼叫,女孩瘋狂地扭動身子,肩膀的疼痛更是增加了她的恐懼感,女孩知道,要是掙脫不開,等待她的可不只是這點痛苦了。

瑞貝卡從腰帶上拔出匕首,全力刺進暴君的面部,這點小傷除了令怪物更加暴怒外毫無作用。

暴君收回擼動雞巴的左手,賞了她一記上勾拳,巨大的拳頭帶著風聲向瑞貝卡砸來,女孩甚至看到了拳頭上粗大的血管因為用力過猛而不停跳動著。

「妳還有五分鐘撤離至安全距離。」

大拳頭一閃便砸到了瑞貝卡的雙腿之間,狠狠搗在了她的陰部,暴君收回拳頭,又來了一下,再一下。

然後又揍了女孩的腹部一拳,把她打的口吐鮮血,暴君停了手,看著瑞貝卡傷痕纍纍的身體像塊破布一樣掛在他的爪子上。

瑞貝卡恍恍惚惚的看著他,她被擊倒,被暴打,再也無法用反抗增加怪物的樂趣了。

暴君抓住女孩的左腿往旁邊一拉,輕輕鬆鬆的把她的髖關節拽脫了臼。

暴君把瑞貝卡對準自己巨大的勃起的雞巴,瑞貝卡閉上眼睛,等待著她緊湊的處女小穴被穿透的痛苦,也許自己會被整個刺穿,誰知道呢。

而當這時她聽到了一個聲音,霰彈槍上膛的聲音。

「妳還有四分鐘撤離至安全距離。」

霰彈槍開火時瑞貝卡剛好睜開眼,看著暴君因為雞巴被炸飛時臉上緩慢變化的表情。

接著怪物陷入暴怒之中,隨手將瑞貝卡甩到空中又重重的摔了下來,瑞貝卡立刻忍痛坐起身要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

吉兒堅定地一邊上彈一邊對著怪物射擊。

上膛,射擊;上膛,射擊。

但暴君絲毫沒有軟弱的跡象,而在射了六發之後,他開始逼近吉兒,僅僅在被擊中時後退一兩步,終於,卡嗒一聲,霰彈槍沒子彈了。

瑞貝卡看著吉兒準備退到高處繼續周旋,但是暴君實在太快了,伴著一聲慘叫吉兒的腳已經被暴君從下面抓住了。

她的左腳被握在巨爪中,右腳被另一隻大手握著。

吉兒像個木偶一樣掛在暴君手裡,雙手差一點地就能夠到地面,身上的貝雷塔手槍已經不翼而飛,她的深棕色秀髮鬆鬆的掛著。

暴君轉向瑞貝卡,似乎在向她展示即將到來的命運,吉兒淚如泉湧,祈求地望著瑞貝卡請她好歹做點什麼。

「妳還有三分鐘撤離至安全距離。」

吉兒嘴裡爆出一聲聲嘶力竭的嚎叫,暴君突然抓著她的兩條腿用力一拽,瞬間將她的兩條腿全拉脫了臼,然後任她以Y字形痛苦的在半空吊了一陣,然後放開那只相對小一些的手,只用爪子拎著她的左腳。

吉兒咬牙忍住了眼淚。

「看你怎麼拿那根臭屌來搞我,混蛋!」

暴君用手拉掉了吉兒的腰帶,然後伸進了褲子裡的白色內褲下,扣子頓時被巨大的手掌崩掉。

怪物的動作越來越快,索性把整只拳頭都插進了吉兒的體內,吉兒脫臼的左腿高高懸在怪物的右肩上。

怪物一次次拳交著吉兒,吉兒隨著每一次衝撞都不住地咳血,怪物的拳頭也跟著越捅越深。

吉兒的軀體因為這野蠻的插入而越加扭曲,這可憐的女人脫臼的腿跟著怪物的蹂躪不受控制地四面晃蕩。

最後怪物終於把沾滿鮮血的拳頭抽出吉兒被插得不成樣子的陰部,把吉兒隨手丟到地上。

怪物一邊盯著瑞貝卡,一邊舔著拳頭上的血污,地下的吉兒試圖逃跑,她用兩隻手扒地,拖著殘破的身軀努力爬向瑞貝卡。

當暴君看見吉兒的動作時,他的喉嚨裡響了幾聲,最後爆發出一陣大笑。

瑞貝卡嚇得話都說不出來了,她看到暴君的動作,想提醒吉兒,但是無論如何發不出聲音。

暴君高高抬腿,大腳一下便踩碎了吉兒的脊椎和大部分肋骨,吉兒慘叫,但是一切還沒結束。

「妳還有兩分鐘撤離至安全距離。」

暴君彎腰,揪著頭髮拎起吉兒扭曲,破碎的身體,又用那隻小手扭脫了吉兒的下巴,還帶下幾顆牙齒,然後試著把整隻手塞到吉兒的嘴裡,他的手指緩慢而堅定的穿入了吉兒的大腦挖去。

吉兒頓時兩眼翻白,接著暴君的爪子野蠻地插入了吉兒的胸膛,從她的後背穿出,而吉兒殘餘的頭顱還留在暴君的手裡。

現在暴君舉著雙手,一隻手上是吉兒的腦袋,另一隻爪子正在把吉兒的殘軀捏成一個球。

她黑色的皮靴碰到了她的手套背,一具無頭女屍穿著Stars的綠色迷彩上裝,接著她的身體被啪唧一下摔倒了一面牆上!

而怪物像舉著獎盃一樣舉著吉兒的頭,大步走向瑞貝卡,女孩正拖著自己脫臼的腿,拚命向後退,直到她靠上了另一面牆。

在離瑞貝卡一尺遠的地方暴君停住了,手裡仍然在把玩吉兒的腦袋,吉兒的後腦勺衝著瑞貝卡,下巴完全脫臼,血從她的鼻子,耳朵和頸部的切口往下滴。

怪物開始慢慢捏扁吉兒的頭顱,當吉兒的右眼爆出顱骨粉碎時,瑞貝卡轉過臉不忍直視。

卜的一聲,瑞貝卡重新轉過來,看到暴君在凝視著手中一堆曾經是吉兒美麗頭顱的東西,而現在,只剩下頭皮,頭髮和污血,他舔乾淨吉兒的殘渣,看著瑞貝卡,爆發出另一陣恐怖的大笑聲。

「妳還有一分鐘撤離至安全距離。」

直升飛機在頭頂盤旋,暴君似乎也明白時間所剩不多,他直接走向瑞貝卡,稍小的手捏住她的喉嚨,爪子直接刺穿她的陰部把她釘在牆上,巨大的爪刃劃開了她的腹部,另一隻手也緊握住她的喉嚨,把她頂在牆上。

瑞貝卡纖細的雙腿無力地在爪刃兩邊拍打著,她的喉嚨被撕開,上裝也被撕裂了,露出了被繃得緊緊的柔軟的腹部。

暴君的又一次刺入讓她的肋骨刺穿了皮膚,她的嬌嫩鴿乳整個翻了起來,保護乳房的胸罩也因為這皮膚下的恐怖創傷被扯成了破布。

鮮血四濺,最後染紅了雙腿間的整根爪尖。

瑞貝卡的皮膚變成了青色,一陣抽搐,暴君最後一把捏住她的頭,狠狠地撞到牆上。

碎骨,紅髮,腦漿,眼球,污血灑了一地。

暴君轉過身來,看到直升機正在接近停機坪的邊緣。

他把一隻手從瑞貝卡無頭屍體的腔子伸進去,另一隻爪子勾住了她的陰部。

暴君很高興的聽著噁心的卡嚓聲伴著大量鮮血折彎女孩的屍體,女孩的脊椎折斷了,晃蕩的雙腿被折向她的腹部。

暴君接著衝向停機坪的邊緣,高高舉起瑞貝卡球狀的屍體,當他把屍體擲向直升機的葉片時發出興奮的吼聲。

直升機頓時濺滿了鮮血和內臟,飛機一個急轉,正正撞到了停機坪上,伴隨著巨大的爆炸聲炸塌了停機坪。

當停機坪塌落到斯賓塞莊園的樹叢時暴君仍然站在上面,他一個縱躍跳入了飛速從他身邊掠過的樹木中,當暴君消失在叢林中時,工廠炸毀了,無人生還。

(完)

下一篇

回《生化危機》系列

回總目錄

回書櫃主頁